蛋黃_洗個澡

萌!!!

what_is_deku_to_you:













作者:무념   推特(需翻牆)


翻:糕


*授權漢化嚴禁轉載*


韓劇之國榮譽出品,成熟偶像氣質難擋


我見過最蘇的爆豪勝己,簡直是爆勇俊,爆敏鎬,爆仲基(開始亂講


一定要看最後1P,pure boy很可愛




誒我在說什麼()





可能是自我介紹(?)

"若世界上沒人愛我怎麼辦?"我哭泣的問著你

"那我將會陪妳直到世界終結"我希望你會這麼說

但,我還沒遇到你阿...

/

最近看同人小說看到無法自拔

早上起床看幾個小時

下午無聊看幾個小時

晚餐等待看幾個小時

半夜沒睡看幾個小時

剛在洗澡時整個憂鬱了起來

我的心情現在與同人小說一同哭,笑,悲傷,感嘆

所以我決定每天都要紀錄一小篇

那篇可能會有真實的我遭遇的事情,或者是自己心裡所思考的事情,亦或者是我想像的事情

我想要將我的生活紀錄下來!

所以請大家多多指教ヾ(*´∀`*)ノ


[短篇翻译][YJ]Licker's Keepers 谁舔谁得(wally/dick清水)

舔舔

美漫的小号:

作者:cruciomysoul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762737


翻译授权:




Licker's Keepers


谁舔谁得


沃利和罗宾之间有这么件事儿。


确切来说,并不是一件事……其实更像是个传统。


或者说一条规则。很可能是这个世界的成千上万个孩子所共有的一条规则。


“我舔了它所以它属于我”规则。


他们还是七岁和九岁的时候,它第一次起效。当时他们两人在一个公园里,争论着谁应该吃最后一个甜甜圈。就在那时,没错,沃利舔了它。


他舔了最后的那个甜甜圈,然后宣告它的所有权。


迪克有点恼火,有点震惊,还有一点点佩服年长的男孩居然有脸做这种事。


在他们十岁和十二岁的时候,它继续了下去,而这次是在他们打败了一群恶棍之后,关于某个纪念品的归属。


这是他们组合在一起的第一次单独任务,它完全由一个意外开始,他们当然想要留下什么东西作为纪念。


这件东西是一个空的0.45毫米口径手枪外壳,来自唯一一个拥有危险武器的恶棍——毕竟小刀之类是很容易闪避和缴械的。


两个男孩已经口角了半天到底该由谁来收藏它。沃利宣称鉴于是他救了那个女人,他应该得到这个。但是迪克打倒了大部分恶徒——包括有枪的那个家伙——这个事实也很有说服力。


于是迪克做了在这种情况下最自然的一件事:他把它从沃利手中夺了过来,舔了一下,咧嘴一笑便把它放到口袋中。


多简单。


当他们到了十三岁和十五岁,组成了少年队,开始花费越来越多的时间和其他队员们在一起交流感情,这项规则依然继续。


那是个一年一度的星期五披萨电影不眠夜,于是,好吧,最后只剩下了一块披萨。


而沃利确实,真的很想吃它。


但他也确实,真的很需要上厕所。


可恶的是超能力被禁止在这些活动中使用。


他没法两者兼得——和吃比起来他更需要先去上厕所,但是如果他离开的话等他回来肯定有人已经把它吃——舔舔舔舔舔舔舔。


“沃利,”阿尔忒弥斯慢慢地开口,她和每个人(除了罗宾)一样满脸疑惑,“为什么你舔了那块披萨?”


“因为我真的必须先去趟厕所!”他一口气说完就跑了,以一种难以置信的正常、缓慢的普通人速度,前往厕所。


每个人都转过头来望着罗宾,希望能从他这里找到一些解释,但只看到他死死地盯着最后一片披萨,嘴唇紧紧地抿在一起。


当他们终于到了十七和十九的年龄,迪克很确定他们已经成熟到不再需要这个规矩。毕竟它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再次发生了。


但是迪克错了;完全,彻底地错误。


而这个了解,这个他错了的事实,揭示于一个蒙蒙细雨的潮湿夜晚。当时两人呆在沃利的公寓中,作为好哥们一起度过一个(极为罕见的)休息之夜。


这一晚过得很棒。他们吃了很多食物(虽然分配完全不均),舒适的衣服,组装在一起的被褥(不是堡垒的形状,非常谢谢,巴里叔叔。没人要求你顺路来访。),以及大量的游戏可以玩。


但是这个很棒的夜晚被画上了一个终止符,在迪克感觉有什么潮湿温暖的东西迅速划过自己脸颊之时。


迪克伸手摸脸,他的手指摸索着潮湿的痕迹。“你……你刚才是不是舔了我的脸?!”迪克嘴巴张开,眉头紧锁,蓝眼睛目不转睛地凝视着沃利那张进退维谷的脸。


“没错,”沃利逼着自己把注意力转回电视屏幕,回到那些他正在射击着的坏蛋们身上。


“但是……为什么?”迪克放下他的控制器,依然盯着沃利。


沃利扫了他一眼,然后重新看回游戏画面。他的沉默仿佛在暗示:这难道不是很明显吗?


不不,一点都不。


“我舔了它,”沃利拉长了音调慢吞吞地说,还抓了一大把薯片塞进嘴里。他嚼着,咽了下去,给出了一个极其简洁的解释,很明显他认为迪克今天的表现非常失去水准,“所以它属于我了。”


迪克花了大约3.79秒才意识到他指的是那条(自从七岁和九岁时开始的)不成文的规定。而当他想明白时,好吧,沃利的舌头不再是唯一一个宣示着所有权的东西了。





[短篇翻译][YJ]Why Wally and Robin Are Boyfriends(沃利/迪克

萌萌的
阿提妹子自己其實也看的很開心吧😂

美漫的小号:

作者:graesun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40593


翻译授权:


警告:阿尔忒弥斯自带fangirl属性


 


Why Wally and Robin Are Boyfriends


为什么沃利和罗宾是男朋友


她一开始并没有产生这种想法,直到某次和绿箭侠一起出任务归来。走出泽塔通道的瞬间,她听到从远处传来罗宾那极为熟悉的笑声。随着她走近客厅,那笑声愈发响亮,而且毫无终止的迹象。


当她走到门口,她看到罗宾和沃利在沙发上——确切来说是罗宾在沙发上,沃利则在罗宾的身上——她停住脚步,注视着他们。沃利在没完没了地挠着罗宾的痒,还一边大叫着“收回那句话!收回那句话!”,他也许试图让自己的话听起来充满威胁,但实际上他的声音中充满了太多喜悦和欢笑,恐怕连只苍蝇都吓不着。


而罗宾正被红发少年钳制在身下,一边笑一边扭动着身体。即使他可以很轻易地将对方掀下去,他并没这么做。他只是简单地屈从于沃利那挠遍他全身的魔掌之下,在连绵不断的咯咯笑声之间尖叫着“我不能撒谎!我可不能撒谎!”


最后,沃利终于停下挠对方痒的动作,取而代之的是紧紧抓着罗宾的手腕将它们置于他脑袋的上方。他们两人都气喘吁吁地笑着,将温热的气体喷在对方脸上。他们似乎完全不介意他们的脸是如此地接近,沃利的鼻子都触到了罗宾的鼻尖。


阿尔忒弥斯几乎要咳嗽起来,也许是因为震惊,或者因为她眼前的这幅画面实在是太甜美。她觉得大概是这两者的混合,即使很惊讶,她还是差点就把手机掏出来好抓拍一张照片。


如果她不是那么了解他们的话,阿尔忒弥斯会以为他们是一对恋人。


“要知道,我现在就可以把你彻底干掉,”迪克含糊不清地说,这几乎毁了房间中充盈的欢乐甜蜜气氛。但是他随即咧开嘴笑了,似乎因为这一系列的挠痒和傻笑和扭动而有点表情困倦,却又增添了几分可爱。


“但是你不会的,”沃利也呢喃着回应,他看起来也有点疲倦。然后在此时,因为某个阿尔忒弥斯还不知道的原因(而且即使她知道,她也没法理解),罗宾和沃利突然爆发出无法控制的大笑。就好像沃利还在挠他痒一样,虽然他没在这么做。他们只是哈哈大笑着,毫无理由。


就是在这个时刻,阿尔忒弥斯开始疑惑他们之间真的还是兄弟情谊么。像罗宾和小闪这样亲密的人,在这个队伍组建之前就早已相识,而且事实上已经成为了最好的朋友,阿尔忒弥斯可以感觉到他们之间的关系非常不一般。当然,她见到过别的男人们——甚至一些女孩们——成为最好的朋友时,他们是那么习惯于彼此的陪伴,以至于在外人看来就像恋人一般。


但是罗宾和沃利不一样。从那一天起,阿尔忒弥斯决定她会证明这一点。


--


1)他们对话的方式


她第一次注意到的时候,他们在一次任务之中。他们当时好像迷路了,火星少女完全超出了心灵感应距离,而且大家毫无头绪不知罗宾去了哪里——他明明一秒之前还在这儿!——阿尔忒弥斯几乎都要抓狂了。


而且抓狂的不仅仅她一个人,沃利跟她一起困在这里,那家伙也一样抓狂。这可真不是个好组合。


“永远都在玩这种忍者消失的把戏!”沃利愤怒地挥舞着双手大叫大嚷,阿尔忒弥斯心想没错这果然是最差的组合,尤其是在那个蠢蛋小子的男朋友走失的情况下。想到这里她忍不住窃笑了起来。沃利转过身看向她,“这一点都不有趣!”


“有趣极了。我绝对要告诉罗宾你对他如此缺乏信心,要知道他很可能跑去做了些聪明的事好拯救我们,”她希望这番话能让他闭嘴,这样她就可以继续思考。


沃利说了些话来反击……或者至少阿尔忒弥斯认为他在这么做,但是沃利在激动或者紧张或者抓狂的情况下,总是说话速度那么快。考虑到他能以超过音速的速度跑步,也许他的嘴巴也能做到同样的事。


阿尔忒弥斯正准备告诉他当他高速说话时听起来有多傻,但是一个声音吓得她跳了起来——“他说他没在质疑我的能力,他在质疑你的。”她惊魂未定地转过身,瞪着正在咯咯笑着的罗宾。


“你把我吓死了!天哪,别再做这种事好吗!”她大叫起来,但她很确定罗宾的根本没注意自己,因为小闪抓住了他的双肩正说着一些她完全听不懂的东西,那家伙居然还在以超越物理法则所允许的速度说话。


但是不知为啥,罗宾似乎完全能清楚地理解他在说什么,再一次,他笑着回应道:“我不会了。我保证。”


她很想问罗宾为何能听懂大嘴巴小子的话,却在开口之前停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决定把这件事列在她那张“为什么罗宾和沃利是男朋友”的清单上。


--


2)他们走路的方式


每隔一周的星期日,蝙蝠侠会把他的蝙蝠卡(这是阿尔忒弥斯对那张平滑的黑色信用卡的昵称)给罗宾,然后他们全都被赶去杂货店里购买储备食物。于是在某个这样的星期天她注意到——罗宾和沃利手牵着手。


好吧,也许并不是从头到尾,但是当沃利说他想买些香蕉,阿尔忒弥斯叫他自己去拿,于是他开心地说“走吧小罗”并抓住了神奇少年的手。而且好吧,也许他们的手并没有十指相扣,但是小闪完全可以仅仅抓着罗宾的胳膊。


每当沃利或者罗宾想去拿什么东西的时候,他们会轻轻将指节缠绕在一起或者拉住对方的手指尖。有时候他们只是牵着走了很短的距离便丢下了对方的手,但在几乎一半的时间中,阿尔忒弥斯注意到他们的手总是轻微地贴在一起——通过他们的小手指或者指关节,甚至有时候他们完全手指紧扣在一起!


而且这不仅仅是牵手的问题。就好像他们没办法独自一人去找到那些薯片!仿佛他们去找布丁的路上,如果不手拉着手就会走丢。弓箭手几乎可以听到背景音乐上响起了“我心永恒”的旋律。


某一次,沃利和罗宾被分配去拿苏打水,阿尔忒弥斯看到沃利的胳膊搂在罗宾的腰上。他甚至没有单纯地把手放在对方的腰部!沃利的胳膊完全紧紧地环住了罗宾,他的手在年轻孩子的屁股上。而罗宾居然什么都没说,也没有把他推开。阿尔忒弥斯可以发誓她看到了神奇少年在微笑。


但是阿尔忒弥斯并没有抱怨。这只给了她更多证据。


--


3)他们为对方烹饪的方式


“如果没有你的话我该怎么办,宝贝?”


阿尔忒弥斯从她的书上抬起头,看到餐台边的罗宾递给了沃利一盘煎饼。沃利正眉开眼笑地望着那个同样笑着的罗宾。“把这个煎饼连同盘子一起啃干净,”罗宾说。


沃利将整块煎饼塞进了嘴里:“是,我尽量。”


很少会有人会心甘情愿地给每个人做饭,这是个鲜为人知的事实。梅根尝试过——她是真心在这样做——所以每个人都很感激这点。但是总的来说,她的正餐通常和她的甜点一样糟糕——焦黑,而且加入了各种错误的调料。她上一次尝试意大利面的时候,最后的成品是一整坨堆着番茄酱的变异面条。


一般来说,每个人都有自己解决问题的方式。阿尔忒弥斯总是习惯于使用微波炉,秘密洞穴里的其他居民也一样。但是另一个鲜为人知的事实是罗宾会烹饪。当他慷慨大方的时候他会为某个幸运的居民做一些他最擅长的意大利饺子。而某些他们有着重要任务的日子里,他会给每个人准备一份熏肉煎蛋。


但是那极为稀有……除非你是沃利·韦斯特,罗宾只要有时间就就会为他做饭。


还有一个鲜有人知的事实是沃利也会烹饪,只要他愿意花时间……这种事很少发生,除非你是某个神奇少年。


有时候,阿尔忒弥斯潜藏在阴影中(她可绝对不是在试图窃听或者寻找更多证据),看着沃利为罗宾烹饪蛋糕。沃利站在炉子旁,罗宾则坐在他身后的柜台上。沃利偶尔会转过身把一只手放在罗宾的身侧,甚至有一次,阿尔忒弥斯看到罗宾的双腿缠在沃利的腰上。


这绝对不是兄弟之间该有的举动。


有时候,沃利把他那小小的收音机打开放在水池边,随着里面的音乐舞动摇曳,试图把罗宾从柜台上拉下来和他一起跳舞。虽然罗宾从来没如他所愿,只是始终在微笑,以及在沃利不小心绊倒的时候哈哈大笑。


在这样的早晨,阿尔忒弥斯觉得他们之间更加甜蜜,充满了爱——比平常更像一对恋人了。而且如果她想得更深的话(当然她绝对不会,从不,天哪),她会想像这样的早晨是在沃利和罗宾……之后。


呃……


好吧先不管了继续下一条。


--


4)他们在对方房间里“睡觉”的方式


阿尔忒弥斯没给任何人她房间的进入密码。这并不是因为她不相信她的队友们,事实上,她用自己的全部生命信任着他们所有人。但是即使她在家里已经有自己的房间,她依然希望在第二个家中也能有个地方属于自己一个人。而且本来就没理由把它告诉每个人,因为实际上没人知道别人的房间密码。


当然,除了沃利和罗宾。


阿尔忒弥斯一开始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直到某晚她带着夜宵走回自己的房间,在路上看到沃利轻快地跑到罗宾的房门前,在墙上的装置上输入密码,无需罗宾的帮助就进了房门。出于疑心,而且只是因为担心罗宾的财物或者真实身份或者随便什么的安全(嘿,根据阿尔忒弥斯的了解,沃利很可能会去偷看罗宾面具底下的脸!或者盗窃他最喜欢的墨镜!),她一整夜都开着自己的房门,留心观察。


直到阳光从弓箭手的窗帘之间照进房间之时,沃利才离开罗宾的房间。而且他并不是一个人离开。


没过多久,阿尔忒弥斯便闻到了煎饼的香味,以及从厨房里传来的音乐声。


--


5)沃利完全停止了对她调情的方式


好吧,也许阿尔忒弥斯有点夸大其词了,只是那么一点点。但是他的确没像以前那样把注意力放在她身上了。


事实上,沃利和罗宾把大部分注意力都放在了对方身上。


当然他们仍然和队里的其他人一起玩耍——罗宾和梅根、康纳还有阿尔忒弥斯一起去逛了购物中心,就在几天之前;而沃利昨天晚上才跟卡尔德和康纳一起打篮球。但是在秘密洞穴里,大部分时间他们都黏在一起。甚至在电影之夜的时候,当整个队伍都挤在沙发上,沃利和罗宾却以“为了队伍着想”为理由,依偎在同一张躺椅上。


阿尔忒弥斯留意到沃利对梅根的求爱行为也大幅度缩减。他通常可能会——或者说一定会——习惯性脱口而出一堆极其老土的搭讪或者恭维的话语,但他很少再这么做了。当梅根打开客厅的窗户,抱怨着太热了,沃利居然没有对她说“没你火辣,宝贝!”,这让她感到非常震惊。他居然只是继续以闪电的速度玩弄着一个魔方。


一般来说,弓箭手会怀疑罗宾有没有嫉妒……但是说实在的,他可不像是会嫉妒的类型。所以阿尔忒弥斯坚信是因为沃利不想再跟其他任何人调情了——不想再跟其他任何人在一起。只有罗宾。


阿尔忒弥斯永远都不会承认她痴迷于这样的想法。


--


隐藏号码)这不是列表中的一部分,但它依然需要一个号码。


阿尔忒弥斯大步迈进客厅,手里攥着一张纸,她已经无法再忍受下去了。她已经有了一整张清单的确凿证据!他们是一对而她会证明这一点!


她把这张纸摔在沃利的脸上。“快承认吧!”她说,“我已经知道你们的秘密了。所以快告诉我!”


沃利捡起清单开始阅读。罗宾把头从沃利腿上抬起来(这一幕也需要加到清单中),也一同看起来。当他们读完之后,他们愣愣地互相对视,然后视线移向清单,再移向阿尔忒弥斯,再到对方,最后爆发出一顿狂笑。


“为什么沃利和罗宾是男朋友?”罗宾笑得几乎喘不过气来。


“男——男朋友!”沃利大笑,“哦天哪,我简直……我简直无法相信——!”他仰起头狂笑不止。


“听着!”阿尔忒弥斯用手指着罗宾,这家伙已经倒回了沙发上,头再次落在沃利的大腿,双手而且紧抓着他的肚子。“所有这些让人肉麻的拥抱!我是说真的!”她从沃利手中夺回了清单,把它塞到了梅根手里,“告诉我你从没注意到所有这些事!”


梅根快速地扫了一遍清单,然后将它放下,看向依然笑个不停的沃利和罗宾,“好吧,他们两个确实感情特别好……”


“哈!”


“但是那也许可以归因于他们是最好的朋友这个事实。”


“兄弟情谊!”沃利在沙发上叫了出来,而罗宾从他的大腿上发出一串笑声。


“更像爱情,”阿尔忒弥斯嗤之以鼻地说,她拿回清单将它叠起来放回口袋,“你们这些家伙会看到的,总有一天,他们会向我们出柜,或者在某件任务中突然亲吻因为他们认为自己会死掉,或者别的什么……然后你们每个人都将欠我十块钱!”她伸出食指在房间里扫了一整圈,对每一个队友怒目以视,然后转身准备回去自己的房间。在她走向房门的时候经过了罗伊身边,他对着她幸灾乐祸地笑着。于是她推搡了一下他的胳膊。“除了你,”她告诉他,“你会欠我二十。”然后她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哦,罗宾!”过了一会儿沃利喊了起来。


“怎么了,我的爱人?”罗宾回应道,笑着看着沃利牵起他的手,靠近了他的脸。


“我爱你!我一直都爱你!”听到此话罗宾故作惊讶地吸了一口气,将手背贴在额头上,“嫁给我吧,好吗?好吗,亲爱的?”


罗宾咯咯地笑着,假装情迷意乱地昏倒在沃利的胸口,“当然,我的爱人!我们会永远在一起!”


“我已经看透你们俩了!”阿尔忒弥斯从她的房间喊道,“完全就是恋人!”


--


6)他们出柜的方式


“我们俩是一对。”


“而且我们在一起已经一年半了。”


一片沉默。


“所以接受这个事实——嗷。好吧,抱歉……不,但是说真的。有人有任何意见吗?”


“是的!”


“阿尔忒弥斯?真的?”


“你欠我十块钱,你也欠我十块,还有你!你欠我二十!”


END


---------------------


本周有点赶工,如发现错漏请留言告诉我

[翻译][YJ]If I Lay Here 如果我躺在这儿(Wally/Dick)

看這個真的會哭....
用最簡單的文字來描述最深刻的心..

美漫的小号:

作者:AuroraWeasley


原文链接:https://www.fanfiction.net/s/10667723/1/If-I-Lay-Here


翻译授权:



作者未回复


Summary:他们曾经以为他们是不朽的。他们曾经以为他们能做到任何事。只要他们两人在一起,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染指他们。/他们不知道他们已经不只是朋友。而且他们永远不会知道。
警告:主要角色死亡


强烈推荐配合Snow Patrol乐队的Chasing Cars一起阅读,黑体字部分为歌词。


If I Lay Here


如果我躺在这儿


~~~~~~~~~~~~~~~~~~~~~~~~~
我们自己做所有的事情
每一件事
全部自己做


他们曾经以为他们是不朽的。他们曾经以为他们能做到任何事。只要他们两人在一起,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染指他们。他们以为靠自己就能处理那桩简单的抢劫。


沃利的通讯器哔了一声。“32大街抢劫。我需要增援,小闪!”罗宾的喊声从中传来。
他按下一个按键。“收到。一分钟之内就到。”他把风镜移到眼睛上,出发加速,闪过一个个障碍物,飞驰在每个拐弯处,最后在一家银行内滑行着停了下来。他看到罗宾正在与三名身材高大的蒙面窃贼肉搏。
他疾驰而上,一拳砸在最壮实的一人肚子上,同时闪避开另一人飞来的一脚。


我们不需要
任何其他的东西
或是任何人的帮助


他们曾经以为他们不需要任何人来帮助他们、保护他们。他们曾经认为他们已经成为了不需要别人帮助的英雄。他们以为他们不需要增援。毕竟,这只是个常见的入室抢劫。


罗宾和闪电小子背靠着背,同时和两个窃贼战斗。第三个窃贼已躺在地板上,昏迷不醒。
罗宾肚子上挨了一拳,发出一声闷哼。他不由弯下身子,仅仅一秒,但是那短暂的时间已经足够让他的对手对准他的小腹狠狠地来了一脚。他轻叫一声,整个身体蜷缩成一团倒在地上。
听到叫声,闪电小子转过身想知道发生了什么。当他看到他最好的朋友蜷缩在地上的身影,不由大喊“小罗!”
就在那个时刻,他们暴露了自己的弱点。所有的窃贼都知道只要杀掉最年轻的那个,另一个就无法继续战斗下去。


如果我躺在这儿
如果我仅仅躺在这儿
你愿意和我躺在一起,忘掉全世界吗?


们不知道小丑是这一切的幕后黑手。他们不知道他们手中还有枪。他们不知道这些窃贼的目的就是杀戮。他们不知道那将是一切的终末。


沃利听到了手枪上膛的声音。他身体僵住,不敢回头。他听到一个笑声。“哈喽孩子们。真高兴能在这里见到你们。”
听到这句话,神速男孩慢慢地转过身来。在他的面前,另一个窃贼用枪指着他,还有小丑站在门口。
“知道吗,小子,我真的很不喜欢别人把我的孩子们打晕,”这个恶棍咧开嘴,放声大笑,“但你们俩是我最喜欢的小助手,所以我就不计较了。现在,让我们开始享乐吧!”
扳机被扣下,一粒子弹穿过空气,他感觉腿肚子如同火烧一般炽热疼痛。
“哦看呀!你还带来了那只小小鸟儿!”小丑欣喜地笑着。
闪电小子恶狠狠地瞪向他。“你要是敢碰他一下!”他咆哮,整个身体都因为怒火而抖动起来。


我不太清楚
该说什么
感觉到什么


们不知道会以这种方式结束。他们不知道在他们身上会发生什么。他们不知道他们不会有机会告白自己的感情。


小丑只是咯咯地笑个不停。“谁会来阻止我?蝙蝠爸爸不在这里,而你已经受伤了,小子。”
一切都发生的那么快。罗宾站起来,掏出了他的烟雾弹,这时一颗子弹尖啸着破空而来,嵌入他的腹部,就在心脏的几英寸之下。
沃利听到了一声尖叫。他下意识地向前一跃,将那个超级恶棍放倒在地上。又一枪,他感到身侧传来的剧烈痛楚,然后他被从小丑身上掀了下去。
“我要杀了你,小丑,我要杀了你!!”他嘶吼。
小丑只是仰头大笑着,而那个身材最高大的窃贼从地上拎起罗宾,狠狠地把他砸到了房间另一头。
当他后背落地的时候不由叫出声,痛苦地抽泣和尖叫。闪电小子因为恐惧和愤怒而浑身颤抖。他按下他的通讯器。“我们需要支援,哥谭32大街!是小丑!”他大喊道。那个恶棍再次笑了起来。
“已经太迟了,小朋友。等人来的时候我们早就走了。”他拿出两把枪,射向两个男孩的肩膀,然后离开了这个建筑物。他的随从们跟在他身后。
闪电小子慢慢地挪到朋友身边,对方一动不动地躺在地板上。“小罗?罗宾?迪克?罗宾?”没有回答。“罗宾!小罗!”他提高了音量,不顾一切地试图唤醒昏迷的男孩。“小罗!”


那三个字
已经说得太多
但似乎还不够


们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被超人、蝙蝠侠和闪电侠带回瞭望塔的。他们不知道他们是怎样连续多日昏迷不醒。他们不知道没有他们整个队伍都无法正常运作了。


超人撞开医疗室的门,“他们俩需要手术!两人都受了枪伤!”
闪电侠和蝙蝠侠抱着他们的门徒们跑在超人的后面。
接下来的二十四小时中一切都很模糊,每个人都在努力让这两个年轻英雄的体征稳定下来。
大概在两个男孩勉强稳定下来的四小时之后,他们的队伍得到了关于他们状况的通知。他们立即涌进生物飞船,然后在他们队友病房外的接待室中走来走去心急如焚。


如果我躺在这儿
如果我仅仅躺在这儿
你愿意和我躺在一起,忘掉全世界吗?


他们不知道他们最后会待在瞭望塔。他们不知道神速少年全身上下会有三处枪伤。他们不知道杂技男孩会因为两处枪伤和脊柱损伤而昏迷不醒。


当超人走出病房,卡尔德如离弦之箭一般从椅子上弹起来:“罗宾和闪电小子情况如何了?”
氪星英雄看着这一队面色焦急的孩子,叹了口气。他不想令他们失望,但他也不能让他们抱有太大希望。“他们两人依然生命垂危。罗宾被枪击了两次,一发在肩膀,另一发在肋骨底下几寸的地方,以及脊柱损伤。而且还有内出血,估计是因为肾脏破裂。他的肺部也有穿孔,断了两根肋骨,和一些瘀伤。”
“闪电小子只比他好一点点。他被子弹击中三次,一次肩膀一次身侧还有一发在腿肚子。他也有头骨破裂和脑震荡的可能。两人都处于深度昏迷。”
“诚实地说,他们现在还活着已经是奇迹了。”


忘记我们受过的训导
在我们变老之前
给我一片在生命中绽放的花园


他们一直以为他们会一起长大。一生都会是最好的朋友,比邻而居。而且两个人都秘密地幻想过和对方结婚,抱着对方入睡,一起慢慢变老。


罗伊坐在罗宾和闪电小子的床之间,蜷缩在一张单人椅上。他已经在这里坐了三天,仅为了去洗手间而起身了几次。
巴里、布鲁斯和奥利弗都试着说服他去休息一会儿,换他们来照看男孩们。
不用说,他拒绝了。他仍然愤怒于每一个人都不告诉他他的小兄弟们受了伤。他们竟然花了几乎整整四天才想起来联系他,于是从那之后他就拒绝离开这个病房。
“拜托了,小罗,沃利,我要你们醒过来。求求你们。”


让我们虚度光阴
追逐来往的车流


两个男孩大概是世界上最无忧无虑的人。而正是这一点使得他们如此脆弱。在内心深处,他们只是孩子,迷失在大得吓人的世界。所以当他们受到重创,他们会倒下然后让自己依附于一个幻想世界,逃离令人痛苦的现实。


巴里和布鲁斯从他们的椅子上弹了起来,当他们听到两声极其熟悉的惨叫声从男孩们所在的房间传出。他们破门而入,看到罗伊正手忙脚乱地试图让两个男孩平静下来。
巴里奔向沃利,用温暖的怀抱笼罩住他,作为抚慰。年轻的神速者正浑身颤抖着,痛哭流涕。他很快停了下来,抬头看向他的叔叔。“巴……巴里叔叔?”
他微笑道:“是的孩子,是我在这里。”
“小罗?罗宾?哪……小罗在哪儿?”当他看不到他最好的朋友时,他开始恐慌。


我需要你的优雅
让我想起
让我找到自己的美丽


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他们都是吃货,喜欢恶作剧,热爱玩电子游戏。他们都很聪明、敏感、坚强,而且关切他人体贴入微。他们需要彼此。如果两人之中有谁受了伤或者沮丧的时候,他们绝不会休息或者镇定下来,直到他们见到彼此。


布鲁斯轻轻摩挲着迪克的背,以此来安抚他。他几乎可以肯定男孩又一次做了噩梦。
男孩颤抖着,在他导师的臂弯中啜泣。
“沃……沃利?沃利在哪儿?”他已经处于歇斯底里的边缘,于是布鲁斯向旁边挪了一下位置,这样孩子们就可以看到对方。几乎是立刻,他们向对方伸出了手,在两张床之间双手紧扣。
布鲁斯知道他们想尽可能接近对方,但他同样知道他无法在不进一步伤到迪克的情况下移动他的身体。
令他惊讶的是,罗伊将他和巴里一起拉到了房间另一头。他眼中擎满泪水:“布鲁斯,巴里,求求你们。让他们躺在一张床上。那是他们想要的。他们只是想和对方在一起。”
他颤抖着深吸一口气:“而……而且我觉得他们等不到明天了。”他的声音哽咽了。
年长者们点了点头,回到了床边。巴里温柔地抱起沃利,小心翼翼地避开他身上的伤,以免加重他的痛苦。“我帮你挪到罗宾的床上,好吗?你们今晚可以睡在一起。”


如果我躺在这儿
如果我仅仅躺在这儿
你愿意和我躺在一起,忘掉全世界吗?


他们从不知道对于对方来说自己有多重要。他们从不知道一直环绕在他们身边的爱。他们从不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是如此美好。


巴里将沃利放在床上,红发男孩立刻依偎到他最好的朋友身旁。他们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他们的身体牢牢地贴在一起,他们的头靠在一起。
他们的眼皮开始疲惫地下垂,而房间内的三个男子心中明白,他们的时间已经差不多了。布鲁斯上前一步,亲吻迪克的额头。“我爱你,迪克。你可以去睡觉了,我会在外面等你。”
迪克轻柔地向他微笑。“我也爱你,爸爸,”那是自从十岁之后他第一次叫布鲁斯父亲。这使得布鲁斯忍不住流泪。他只能点了点头,退回一步。
巴里抚开沃利刘海,吻在他的额头上。“我爱你沃利。好好睡吧。”
沃利微笑。“我也爱你,爸爸。明天早上见。”巴里用光了全部的意志力才没有当场泪流满面。看了男孩们最后一眼,他和布鲁斯离开了房间。
罗伊走向孩子们。“你们俩很蠢,知道吗?没有准备任何增援就冲进一个犯罪现场想要拯救世界,这可不是个好主意。你们俩应该联系我。”
沃利看上去若有所思:“罗伊,我……我们会活下来吗?”
罗伊看上去茫然若失,他无法回答。
迪克轻声问道:“当……当我们睡着了,我们还会醒过来吗?”
泪水开始从罗伊的眼眶中涌出:“我……我不这么认为,小罗。”
两个男孩都哭了起来,于是他最后一次张开双臂拥住他们。
“别哭,不要哭。你们会在一起。你们会幸福的。我发誓,所以不要哭了。”
在几分钟之后他们都止住了哭泣。“我爱你们俩,小罗还有沃利。睡个好觉。”他放开了他们,但是将椅子拉近了两人所在的床边。
两个男孩拼命地攥紧了对方的手。沃利是最先开口的,声音微弱如同耳语:“我爱你,神奇少年。”
“我也爱你,菜鸟。”


忘记我们受过的训导
在我们变老之前
给我一片在生命中绽放的花园


他们相识已经有四年了。而这四年,是他们生命中最棒的四年。


罗伊看着他年幼的兄弟们在睡着之后继续缓慢地呼吸了二十分钟。
他看着他们咽下最后一口气。他抬头望向时钟然后查看他们的脉搏。什么也没有。他站起来,缓缓地吻在他们的额头。
“晚安,孩子们。”


这就是现在的我
这就是曾经的我
在你完美的眼眸中,这就是我看到的一切


他们不知道罗伊不得不通知每一个人。他们不知道他们的导师们整整一个星期都将自己关在他们的男孩的房间里。他们不知道他们的队伍停止了正常的运作,因为他们怎么能做得到?他们不知道梅根放弃了烹饪的练习,因为再也没有人需要吃个不停。他们不知道康纳砸坏了多少门和墙壁,因为再也没有人帮忙引导他的愤怒。他们不知道阿尔忒弥斯不再说个不停因为,说真的,那还有什么意义?再也没有人会惹她生气了。他们不知道扎塔娜停止了表演魔法,因为既然已经没有人为她喝彩,那还有什么意义?他们不知道卡尔德开始自控过头,因为再也没有人需要他提醒注意举止,没有人会叫他别插手了。


在罗伊从那个房间走出来的一瞬间,他们就明白了。
“他们去了。”他的声音沙哑,如同好几天没有说过话一般。他跌坐在地上,开始抽泣。
接待室中的每个人都在哭。阿尔忒弥斯大喊大叫想要破坏身边的一切,扎塔娜和卡尔德拉住了她以免伤到别人,两人都泪流满面。康纳正紧紧搂住哭泣不止的梅根,好不容易才保持自己的冷静。
布鲁斯跪在地上,头埋在手掌中。克拉克安抚地按揉着他的后背。
巴里呼吸急促,哽咽不止,抱着头跪坐在地上。哈尔将手臂围在神速者的肩上,试图帮他回复平静。
奥利弗努力想要安抚罗伊,但是失败了。他只好一遍遍重复“嘘……没事了,罗伊。他们现在很幸福。他们在一起了。嘘……没事了。”
闪电小子和罗宾被宣告死亡,在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二日晚上八点五十二分。


我不知道在何处
也不知道是如何
我只知道这些事情对于我们永远也不会改变


们不知道他们两个人都没能走下病床。他们不知道他们最后的话语会是对方的名字。他们不知道接下来会是葬礼。他们不知道他们的队伍几乎崩溃了。他们不知道布鲁斯和巴里暂停了和罪犯的战斗。他们不知道每一个人在那一夜之后都如此伤心欲绝。


葬礼举行在二零一三年八月十六日。
整个正义联盟都到场了,包括一些助手们。少年队伍也在那儿。
这并不是一个豪华的葬礼。非常简单,只有一些人谈及了关于这两个捣蛋鬼的记忆。
阿尔忒弥斯。“我……我以前总是叫他们罗宾捣蛋鬼和大嘴巴小子。沃利,他……他总是嘲弄我,跟我针锋相对。罗宾经常在……在学校招惹我,即使在很长一段时间中我根本不知道那个人就是他。他们俩是我遇到过的最无私的人,而且他们救过对方很多次。”
卡尔德。“成为闪电小子和罗宾所在队伍的领队,是我的荣幸。他们是我曾经有幸见面的人中,最无私,最乐天派的人。每个人都能看出他们对彼此深切的关心。”
罗伊。“他们是我的兄弟。我知道我们没有血缘关系,但我认识他们这么久,他们给我感觉就像亲兄弟。小罗,他……他一开始很安静,直到你了解他,然后他就再也不会闭上嘴。”台下传出含泪的笑声。“而小闪,他从不会安静地坐着。他总是动来动去,总是说个不停,总是充满笑声。而我会想念时刻伴随着小罗的那愚蠢笑声,还有沃利常用的那些可怜的尝试和调情还有笑话。你可以看出他们爱着彼此,即使两个人都未曾承认这点。我……我会想念你们。”
每个发言者都说到了两个男孩是如何相爱。没有人不知道他们对彼此来说有多么重要的意义。正因为如此,这一切是多么的痛,他们两个人在一起的机会这么快就灰飞烟灭。


如果我躺在这儿
如果我仅仅躺在这儿
你愿意和我躺在一起,忘掉全世界吗?


他们不知道他们已经不只是朋友。而且他们永远不会知道。


END


~~~~~~~~~~~~~~~~~~~~~~~~~


译者的话:
那天半夜在床上用手机看到这篇文的时候,不知为何哭得停不下来。并没有觉得写得很好或是怎样,就是正好戳中了心里的某个地方。所以很快把这篇文翻译了出来跟大家分享。强烈推荐配合Snow Patrol乐队的Chasing Cars一起阅读。
歌词翻译是百度到的,稍作了修改。


最后附上歌词原文:


<Chasing Cars>
Snow Patrol


We'll do it all
Everything
On our own


We don't need
Anything
Or anyone


If I lay here
If I just lay here
Would you lie with me and just forget the world? 


I don't quite know
How to say
How I feel


Those three words
Are said too much
They're not enough


If I lay here
If I just lay here
Would you lie with me and just forget the world? 


Forget what we're told
Before we get too old
Show me a garden that's bursting into life


Let's waste time
Chasing cars
Around our heads


I need your grace
To remind me
To find my own


If I lay here
If I just lay here
Would you lie with me and just forget the world? 


Forget what we're told
Before we get too old
Show me a garden that's bursting into life


All that I am
All that I ever was
Is here in your perfect eyes, they're all I can see


I don't know where
Confused about how as well
Just know that these things will never change for us at all


If I lay here
If I just lay here
Would you lie with me and just forget the world?


 

[短篇翻译][YJ]Hot Lava 炽热熔岩(全员友情向,微wallydick)

這真的太萌了!!!!不分享不行阿

美漫的小号:

原文链接:https://www.fanfiction.net/s/7008550/1/Hot-Lava


作者:Ali-Th3-Ch3shir3-Kat


翻译授权:




授权状态:作者未回复


注释:本文所涉及到的游戏Hot Lava我不知道国内有没有这种玩法,在这里按照字面翻译成炽热熔岩。游戏规则可以参考wiki http://en.wikipedia.org/wiki/Hot_lava_%28game%29




Hot Lava


炽热熔岩


“我们应该玩玩炽热熔岩。”


罗宾一脸疑惑地看着他最好的朋友,其他人也和他一样。“什么?”


神速少年叹了口气,从椅子上坐直:“我们该玩炽热熔岩。你知道的,地板上都是岩浆你不能碰触它的那个游戏。“


梅根轻叫了一声,从地板上飘起来,她低下头盯着地面:“地板上是岩浆?”


罗宾咯咯笑了起来:“不,Miss M,这只是个游戏。你要假装地面铺满了岩浆,并尽可能地远离它。”


沃利咧嘴一笑:“这个可好玩了!”


“而且幼稚极了。”阿尔忒弥斯双手交叉叠在胸前,对他吼道,“我们为什么要玩这个?”


沃利跳起来摊开双手示意着周围:“因为现在大家都很无聊,而且没什么人有事可做。”


超级小子皱了皱眉:“但是卡尔德正在看书。”


沃利哼了一声:“那个不能算。”


“为什么不算?”卡尔德把书放下提出疑问。


沃利得意洋洋地笑着:“因为那很无聊。”


“真不巧我正觉得这本书很有趣,”亚特兰蒂斯人平静地说,他重新拿起书。


沃利闪现上前,抢过那本书,把它扔了出去,然后在年长者面前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才~不。无——聊——”


卡尔德瞪了他一眼,站起来试图拿回自己的书,却被沃利拦住了去路。神速少年用一种恳求的表情看着他。他不由叹了口气,心里非常清楚这个红发男孩想要什么,只好点了点头。


“这个炽热熔岩是怎么玩的?”


沃利的笑容一闪而过,然后他回头看向其他人,鼓动大家一起参加:“来吧,我会解释玩法然后我们就能一起玩了!”


阿尔忒弥斯依然叉着手臂,怒视着他:“谁说我们要玩这个?”


“我想玩……只要没有真的岩浆,”梅根快速地说。


沃利咧开嘴向她点了点头:“当然没真的岩浆。”


“于是所有的乐趣都消失了……”罗宾喃喃地说,这话导致他的队友们谨慎地瞥了他一眼,他们不太确定他是不是在开玩笑。他的语气听起来真的充满了失望。


梅根微笑了起来:“所以,我们该怎么玩?”


“好吧——”沃利正要开始讲解就阿尔忒弥斯打断了。


“基本上你们要假装地板上都是岩浆然后——”她随即便被罗宾打断。


“你不能碰它否则你就会死。所以当你在房间里移动的时候,必须得找出一些办法来远离地板。如果掉下去你就死了。如果碰到地板你会被烧伤。就这么简单。”罗宾结束了对整个游戏内容的解释。 


接下来便是一片完全的沉默,三个从没玩过这游戏的队伍成员正在消化这些游戏规则。超级小子突然指出一个几乎所有玩过炽热熔岩的人都未曾真正去想过的问题。


“这有什么意义?”


这个问题给他赢来了三个人的皱眉,阿尔忒弥斯、沃利和罗宾好奇地把头歪向一边。


“我并不认为它有任何意义,”罗宾轻轻地说,迷惑地紧锁眉头,“据我所知你没法在这个游戏中得到胜利之类的,除非最后一个掉下去的人算作赢家。” 


“说真的这只是为了好玩,”沃利补充道。


“哦,”超级小子再一次皱眉,“所以我们只是为了玩而玩?”


罗宾咧开嘴笑了:“完全没错!”


“但是岩浆怎么办?”


沃利叹气:“Supey,这里没有岩浆。”


超级小子依然皱着眉:“但是你刚才说——”


“是假装这里有岩浆,”罗宾特地强调了假装这个词。


这使得超级小子和梅根都迷惑不解地皱起了眉,异口同声地说:“假装?”


沃利点了点头:“虚假的。只是通过想象。”


“哦!我们要想象那里是岩浆?”梅根瞪大了眼睛。


罗宾和沃利一起点头:“没错!”


“所以你们要玩吗?”沃利激动地问道。


梅根和罗宾同时充满热情地点头不止,超级小子耸了耸肩,至于卡尔德,在罗宾和闪电小子双人份的恳求目光的沐浴之下,只好叹了口气表示认输,他拾起自己的书把它放到了桌子上。只有阿尔忒弥斯依然站在那里看着他们,在罗宾和沃利向她也投来恳求的目光之时翻了个白眼。


“怎么样?”


她叹气,恼怒地挥着双手:“好吧。”


于是大约在一小时之后,他们都沉浸在炽热熔岩这个游戏中了。罗宾和沃利热情积极地使用各种杂乱的物品建造桥梁,如果他们中的一个落入了岩浆中,俩人总会表现得过于戏剧化。阿尔忒弥斯逮到机会就把沃利推下去,超级小子和梅根并没真的搞清楚这个游戏的规则,但还是玩得很开心。而卡尔德则坐在位于熔岩中心的一块沙发坐垫上,手里拿着书在阅读。


总体来说这还是很有趣的。然后就在此时,电脑宣布了“016快手”的到来,跟着便是一声“我是红箭!”的怒吼回响在山洞中。


几秒之后门打开了,罗宾猛扑过去疯狂地尖叫着:“伙计你站在岩浆里了!快点离开地板!”


罗伊把他推了下去,站起身,看着罗宾一个空翻小心地降落在沙发的边缘,忍不住低吼道:“你们这是在搞什么鬼?“


卡尔德从他的书上抬起头,给了他一个微笑:“你正站在熔岩上。也许你最好上来找个安全的地方。”


罗伊低下头:“熔岩?”


梅根飘了起来对他点点头:“这是个游戏。我们在假装地板是岩浆,而且我们必须远离它。”


罗伊眨了眨眼:“你们在玩炽热熔岩……?我们小时候经常玩的那个愚蠢的游戏?”


罗宾点头:“没错,正是那个。你应该加入我们。”


“是的!”梅根开心地喊道,“你应该和我们一起玩!它非常有趣!”


“不。”


沃利飞速闪现了过来,小心地停在他用坐垫建造的微型桥梁上,投来了一个恳求的表情:“哦来吧老兄。这很有趣。”


“不。”


“罗伊。”


他转过身,不由睁大了双眼,因为他看到了一个生气地撅着嘴的罗宾,十三岁少年的下嘴唇危险地颤抖着。他摇着头祈求上帝让自己能够免疫这种受伤狗狗一样的表情。即使罗宾的双眼被面具所覆盖,他那撅着嘴的样子依然让人心碎。罗伊不由惊恐地想到如果没有面具的遮掩那双眼睛会是什么样子。


“等一下,罗宾。”


黑客少年摇了摇头,嘴唇抖得更厉害了:“不!你先是一个人离开了然后你现在甚至不愿意和我们一起玩?为什么,罗伊……为什么?”


罗伊不禁愧疚地低下了头,他叹了口气,向沙发走去:“对不起小罗……我——我会和你们一起玩。”


罗宾咧嘴绽开一个笑容,撅起的嘴立刻消失:“太好了!”


他们重新开始了这个游戏,罗伊加入了他们,虽然他基本上只是无聊地站在那里,不明白自己一开始为什么会答应玩这个愚蠢的游戏。但是很快他就想起了和沃利还有罗宾一起玩这个游戏的时候是多么有趣。


“这。可。真。棒——”沃利喊到一半就被阿尔忒弥斯推下了坐垫,跌入“岩浆”之中。神速少年因为疼痛难忍而发出了一声尖叫,“哦天啊我被烧伤了!”


罗宾立即冲上前,向他最好的朋友伸出一只手臂:“抓住我的手!”


“不小罗,救你自己!”


罗宾不停地摇头,眼中噙满了泪水:“不!我不会离开你!”


罗伊几乎大笑起来:“我差点忘了他们是如此充满戏剧性。”


“完全就是个八点档肥皂剧,”阿尔忒弥斯在他后面忍俊不禁地说。


超级小子应声而起:“我喜欢肥皂剧。”


梅根点了点头看向罗宾和沃利,罗宾已经把跌落的神速少年拉到坐垫上,他们俩正紧紧地抱在一起,“我也喜欢!在这种时候他们不是应该开始接吻吗?” 


阿尔忒弥斯朝他们看去,罗宾拥抱着沃利,几乎紧贴在年长者的胸口啜泣,而沃利安慰他说自己很好。她不由摇了摇头:“别提醒他们这些点子。他们扮演得太认真了。”


“没事的小罗,我还活着……”沃利抱住他的朋友温柔地说。


瘦小的少年发出一声呜咽:“但——但是……”


“嘘……没事了。”


罗伊对这个场景翻了个白眼,但他的嘴唇上翘形成了一个微小的笑容:“一对笨蛋。”


------------------------------------------------------------------------


“识别:01蝙蝠侠,04绿箭侠,02超人,05闪电侠,03火星猎人,06黑金丝雀,09红色龙卷风。”


“天哪伙计!我们实在太棒了!”


“镇静,闪电侠!”


“怎么可能?当时太精彩了,你居然用你的腰带做出那种动作然后——”


随着一声尖叫响彻了整个山洞,脚步声急促地接近客厅。七名英雄闯了进来,瞪大双眼,武器(以蝙蝠侠为例)已经备好,却因为眼前所看到的景象而停下了脚步。 


罗伊在沙发的边缘俯下身子,沃利抱着他的腰,阿尔忒弥斯拖着神速少年,梅根抱着阿尔忒弥斯,卡尔德拉着梅根,而超级小子一只胳膊围在卡尔德腰上,是他们所有人的基础。“坚持住,罗宾!”


在客厅的另外半边,趴在地上的少年黑客点了点头,紧紧抓着他的滑索的一头,而另一头就在罗伊手里,聚集在一起的青少年们正将他向他们拉过去。“我在努力!但是好烫!”


沃利发出一声啜泣:“撑住啊伙计!我们也在努力!”


大部分英雄们睁大双眼望着这些孩子,关注着这幅景象,但蝙蝠侠只是轻轻叹了口气。黑暗骑士迅速跳到一个沙发上,从一个坐垫到另一个坐垫,直到抵达他的学徒身边,然后他伸出一只手臂。


“这里。抓住我的手,”他的声音很严肃,但他脸上有一丝微笑的迹象。


罗宾伸出手,让他的导师将他拉上来。他在沙发上站稳之后便紧紧地抱住了蝙蝠。蝙蝠侠轻拍他的头发,然后转过身看向那群陷入震惊中的正义联盟和少年正义联盟成员们。


“你刚才——”沃利刚开口便被他叔叔打断了。


“蝙蝠那究竟是怎么回事?”


蝙蝠严肃地看着他们:“好吧我只是没法把他留在岩浆中。”


END